Skip to content

围观“2010戈壁长征看片分享会”

周三晚上围观了lvye.org的2010戈壁长征看片分享会,这大概是近年来收获最大的户外讲座。不敢独享,趁着今天有空,把我整理的笔记和MHW某女士给我的资料发出来。


演讲现场,陈盆斌正在分享心得,远处是王以斌

首先简要介绍一下戈壁长征(Gobi March)这项比赛。我的观感:与其说这项比赛是越野耐力跑,不如说是一项极限户外赛,所以他们的经验对于正在准备长距离徒步的我等相当的可用。援引绿野的赛事简介和王以斌(北窗)对赛事的介绍:

lvye的简介……戈壁长征(Gobi March)赛事……比赛地点大多数偏远原始、人烟稀少……戈壁长征提倡自主性和轻量化的比赛,要求携带装备保持最大限度的轻量化。参赛者需背负7天的食品、衣物及睡袋等装备历时7天横越250公里,并且背包总重不能超过12公斤。除了要精确计算合理分配饮食以外,他们还要穿越漫长的河床、空旷的戈壁、板结的土地、维吾尔族村庄、酷热的沙漠等等,以及由石头、粗砂、砾石组成极易磨损脚部的路面……

王以斌的介绍……戈壁长征赛事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赛前不发布比赛路线以及每日的具体里程安排,只在其官网上告知赛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类极端气候,以及提供一个详尽的参赛必备与选配装备清单(中文版见本帖附件)。参赛选手被禁止携带任何GPS导航设备以及途中拍摄视频,并且不建议携带手机。这些考虑是为避免有人抄近道作弊以及将视频用作其它商业用途……

这个变态比赛要求自行背负7天内所有的食物、药品和基础宿营装备(防潮垫、睡袋、露营袋等)。途中比赛除了组织方提供的饮用水、营地帐篷、医疗服务之外,不能接受外界帮助——比如不能吃任何当地村民提供的食物。但是,参赛队员之间允许并鼓励互相帮助——在视频中我们多次看到来自不同国家不同team的运动员互助的场面。医疗服务的条件也够苛刻——例如想输液,必须能在医生面前干呕两次,这是为了避免运动员靠输液补充能量作弊……所有的设定都在模拟在无人区徒步,所以事先买保险、签生死状,一个也不能少。运动量按我测算,差不多等效于10天左右的的无人区重装徒步穿越。而且一大半路途设在烤炉般炽热的吐鲁番-哈密盆地的戈壁和沙漠,按我们五一行走巴丹吉林沙漠的亲身体验,难度实在是恐怖。

这次来lvye开讲座的是Mountain Hardware(MHW)赞助的一支3人队伍:陈盆滨、韦超、王以斌(下图从左到右依次是:陈盆滨、韦超、路人甲、王以斌),都是国内耐力跑的顶尖好手。

陈盆斌就坐在我前面一排,稍微聊了聊。他是浙江人,据说是海岛长大的渔民,一看就是大猛男,个人素质惊人的高,是那种参加任何竞技类项目都有名次的主。以前曾经经常去挑战各种电视吉尼斯记录,肩扛着几十公斤的矿泉水跑一整天上千的俯卧撑之类,所以他说“负重不是问题”。性格很爽朗质朴,胆子超级大——完全不会英文一样独自去法国参加比赛。按xuxiao的感慨:生在和平年代真是亏大了,如果是乱世,分明就是周仓、彭德怀、许世友这样的猛将枭雄级人物。身体素质我感觉应该是三个人里最强的,最后的成绩貌似也是最好的;

韦超是云南人,擅长山地跑,据他说家里离山近,跑山比找操场容易。看上去闷骚,话不多。从王以斌提到的细节来看,是户外老鸟;

王以斌网名是北窗,这个参赛体验帖就是他发的,讲座的主讲人是他。貌似也是上班族,很感性很感慨人生,于是看片会的经验介绍部分被削薄了些。第一天就扭伤脚踝但还是坚持到最后,毅力很是了得。看片会扛了个哈密瓜过来大家都吃得很开心。他的豆瓣上还有一些照片和blog可以看看。

三个人的共同特点是:瘦、精干、肌肉是条状的,而且很结实,身高大致都是170~175上下。啊,膜拜身材,我要减肥!

我整理了一下讲座的笔记如下,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而且是他们三个人的经验,背后还有赞助商的因素,未必就是对的,供参考批判:

1. 装备

这样的比赛要求装备高度轻量化,否则根本跑不起来。赛事官方有一个推荐的装备列表,列出了大量装备。显然很贵,不过作为参考还是不错的;讲座时因为坐得离MHW的美女比较近,她听到我对陈盆斌的鞋子有兴趣,于是把MHW赞助的装备清单发给了我。在讲座中提到的关于装备的tips我整理了一下:

  • 【王以斌】耐力跑中所有随身行李的总重量不宜超过12公斤,大部分人是9到12公斤,装在25L背包内;
  • 【王以斌】MHW Phantom 45睡袋很靠谱,重量轻,温标也合适;
  • 【王以斌】挂在腰间的Nathan Speed 4水壶腰带(1100ml)很靠谱。如下图,重量分布在腰上,比挂在肩带上的水壶舒服,减轻了肩部的重量。但是如果是需要用腰带的大包,我怀疑会冲突的;
  • 食品和各种补剂要带够:
    • 【王以斌】糖类、盐类、蛋白质、维生素这几类营养物质要均衡补充。比赛前很多人估计会严重的电解质不足,因此补盐过量,忽视了糖类和蛋白质补充。补盐过量也会电解质紊乱。
    • 三个人均对蜂蜜很推崇。因为蜂蜜含有丰富的氨基酸、蛋白质,能量很高,口味非常好。而且里面含大量果糖,不像葡萄糖一样迅速消耗殆尽,蜂蜜的释放是缓慢的和持久的。因此蜂蜜非常适合用来代替能量胶和运动饮料,国外运动员之所以用能量胶而不用蜂蜜是因为太贵了用不起。【王以斌】偏爱槐花蜂蜜,装在果冻袋子里,使用时倒出来冲水后充当运动饮料。【韦超】偏爱枇杷蜂蜜,当成能量胶用,直接挤进嘴里然后喝水。
    • 【陈盆斌】携带了葡萄糖粉
    • 三个人均携带绿茶,用以补充维生素和氨基酸。
    • 有氧运动会消耗肌肉,需要大量补充蛋白质。三个人补充蛋白质的食物不同,但都是午餐、晚餐期间进补。【王以斌】肠胃不好,吃不了大坨难以消化的牛肉,因此使用PB恢复棒(我没找到这玩意儿的资料)。【韦超】牛肉作为主食。
    • 【陈盆斌】药瓶里装盐和维生素,节省体积。
  • 【王以斌】推荐了VOOM超轻折叠坐垫。外观类似挡风板,材质类似硬防潮垫。除了当坐垫之外,还可以在睡觉时垫在腰下给腰保暖。跑步时把坐垫插入背包内侧加强背负系统的支撑力(因为小包的背负系统都比较弱)。
  • 【韦超】贴在腿上的机能贴,类似这个样子贴在肌肉表面,据说可以固定肌肉,减少肌肉晃动产生的消耗。
  • 【王以斌】应该使用紧身裤,避免擦伤大腿内侧,尤其是胖子更应该用。
  • 【陈盆斌】Montrail STREAK越野跑鞋(MHW电邮的简介)。陈盆斌对这鞋赞不绝口,据他说非常舒服。他脱下来给我们附近几个人传看了一下——如此高强度的跑了7天,鞋底的花纹居然完全看不出来磨损的痕迹。与之对照的是,某国外选手的鞋子在同样的路面上跑到第4天,鞋已经开胶开裂了,只好用绷带凑合绑着。而且这鞋很轻,真的很轻,重量和公路跑鞋已经差不多了,所以跑公路也不会太难受。据MHW的mm说,此鞋曾经获得09年Outside户外装备奖。
  • 药品方面: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大赛强制规定必须携带洗手液。另外肯定是人人脚上起水泡,很多国外选手使用专用水泡处理药包。

主讲王以斌也列出了他自己的最终选择

* 表示最后没有用到

  • 基础装备:
    • 背包:MHW Fluid 18
    • 睡袋:MHW Phantom 45
    • 求生露营袋 *
    • 睡垫:Thermarest Z-Lite [短款]
    • 迷你瑞士军刀
    • 手表及指南针:Casio PROTREK
    • 补水:强氧肩袋 + 水壶500ml / Nathan Speed 4 水壶腰带1100ml
    • 头灯及备有手电:迪卡侬
    • MHW手杖2支
  • 服装鞋帽:
    • REI遮阳帽
    • Gobi March Buff多用头巾 + 纯棉护腕
    • Oakley Radar偏光太阳镜 + 变色近视镜
    • MHW戈壁长征超轻冲锋衣
    • SKINS Sport 白色长袖上衣 + 黑色经典长裤
    • MHW短袖 + 长袖速干衣
    • MHW越野速干短裤
    • 吉列Cool Wave腋下止汗棒
    • 袜子:迪卡侬五指袜 + 耐克Dry Fit
    • Montrail Masochist越野跑鞋(MHW电邮的简介
    • MHW防沙鞋套
  • 药品:
    • 拜耳阿司匹林VC泡腾片(退烧止疼)*
    • 藿香正气胶囊(中暑引发呕吐腹泻)*
    • 环丙沙星(腹泻及尿路感染)*
    • 清凉油+仁丹 *
    • 澳洲茶树油 *
    • 腰部清凉镇痛膏药
    • 妮维雅spf16防晒霜 + 薄荷唇膏
  • 食品:
    • 7日食物补剂
    • 压缩饼干4块
    • 燕麦片4包
    • 方便米饭 + 汤料7份
    • PB能量棒 + Cliff棒各1
    • GU能量胶×6
    • PB恢复棒×5
    • 葡萄干1袋
    • 椒盐桃仁1袋
    • 运动软糖1袋
    • 薄荷糖1盒
  • 电解质补剂及饮料:
    • Cytomax运动恢复粉剂1瓶(可冲6升)
    • 宝矿力粉剂3袋(可冲3升)
    • Nuun泡腾片1管
    • 浓缩果珍7支
    • 复合维生素7粒 + 软骨素葡糖胺14粒 + 盐
    • 梨汁冰糖1袋
    • 蜂蜜1斤
    • 绿茶1小袋
  • 生活用品:
    • MSR速干毛巾
    • 牙刷牙膏
    • 家用凉拖
    • 餐具:Brunton钛折叠刀叉 / 塑料饭盒
    • 纸巾:维达180蓝色经典
    • 眼罩+耳塞
  • 其他:
    • VOOM超轻折叠坐垫
    • Zoot红色闪光指示灯
    • 金属哨 *
    • 安全别针:4大8小
    • 相机:Deuter肩带包 + 松下LX3

2. 训练

三个人的训练方法略有不同:

  • 【王以斌】以赛代练。不过这些国际越野赛报名费都贵得吓人,这哥们儿挺米的。
  • 【韦超】提前3个月,每周训练5天,背18Kg负重跑20公里山路。他是云南人,海拔相对较高,所以前两个赛段两千多的海拔应该不会拿他怎么样。
  • 【陈盆斌】每天两小时负重的折返跑。训练后的恢复以及充足的营养很重要:训练是一个损伤的过程,需要补充营养才能修复肌肉,提高素质。成绩和身体的指标能够直接挂钩,可以通过验血评估自己的能力:血红素(血红蛋白)和他的成绩是正相关的。陈盆斌在浙江家里训练,所以高海拔赛段他有点轻微高反,到吐鲁番之后很猛将。

3. 比赛

一些比赛中的Tips:

  • 某个国外老爷子的战术是非常慢,但是绝对不停止。据说这样对关节的润滑比较好,运动损伤较小。对于这种多日大强度比赛,这个战术挺好的。
  • 单手持杖时,如果右脚负伤,应该左手持杖,这样才能保持平衡,避免损伤扩大。
  • 处理水泡时,应该扎破远离心脏的一端。

顺便说说Montrail、Columbia和MHW。恰好三个商标的东西我各有一件。传统印象里,上面一排的三个户外商标基本上八杆子打不着:Montrail是著名的硬派徒步鞋厂商,经典的Montrail TORRE CLASSIC GTX作为我的主力高帮徒步鞋已经穿了四年,上过贡嘎、上过太白山、上过毕棚沟-长坪沟垭口,甚至在杭州帮我挡了捉野猪的捕兽夹Columbia通常被认为是中档的商场户外牌子,性能一般般,价格有点畸高。我有一条他家的速干裤,打折时候买的,平心而论质量还不错;Mountain Hardware被昵称为螺丝牌,高尚牌子,擅长各种技术装备尤其是雪山装备,任何他家的东西都很贵,但是做工和设计超赞。我只有一件他家的排汗运动Tee,质量很好,样子也漂亮。在讲座现场摸到了他们队伍使用的碳纤维手杖,轻得令人发指。

没想到,其实他们仨是一家。按wiki的说法,Columbia在2003年收购了Mountain Hardware,2006年收购了Montrail——怪不得在上品折扣的Columbia专柜,三家的东西都堆在一起。好吧,如此搭了一个低档到高档的产品线,于是Columbia的设计也会因此受益吧。

回到比赛,还有一些小插曲:比如在第五站结束时,所有人均趴在沙地上喘气;到终点之后,大家因为压力释放而大哭;拔了路旗当玩具的维族小朋友让语言不通的老外们抓狂等等。所有这些在下面的文章相册表现得淋漓尽致。慢慢看吧。

戈壁长征——新疆戈壁挑战赛纪实

2010-08-05 16:24发表
文图/苏子灵

7天,260公里戈壁荒漠路段,3100美金报名费,赛前不发布比赛路线以及每日的具体里程安排,只在其官网(http://www.4deserts.com/gobimarch/)上告知赛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类极端气候,并会给你提供一个详尽的参赛必备与选配装备清单。参赛选手被禁止携带任何GPS导航设备以及途中拍摄视频,并且不建议携带手机。这些考虑是为避免有人抄近道作弊以及将视频用作其它商业用途。

除了水和帐篷,所有装备均需自备,且沿途食物不能再有任何补充,你只能吃自己行囊中携带的食物果腹充饥。白天在酷热沙地苦哈哈地奔跑,到了夜晚,你要和另外9名队员像沙丁鱼一样挤进赛事统一提供的绿色军用帐篷中,在坚硬的沙地上辗转反侧到天亮。

计算食物份量和装备轻量化成为让每个人头疼的问题。

所以,要想活命,你必须带足能喂饱自己7天的干粮,让你身体有足够热量去支撑每天清晨睁眼就开始在荒无人烟的戈壁荒漠豁命跑一个马拉松的变态行径,所以,各种体积轻巧的能量食品和恢复体力的各式药丸补剂必不可少。但如果想顺利完赛,你还得在出发前找个天平,把自己的睡袋防潮垫衣服之类的户外居家旅行必备用品逐个精确计算好重量,要知道背包哪怕少一克都没准意味着你能比别人多走十米……

当我在开赛前见着众多运动员自己动手把牙刷手柄锯掉仅剩牙刷头、甚至把酒店的拖鞋底捆上两根橡皮筋自制成营地鞋以努力减轻背包中每一克重量时,我只能睁大双眼叹口气摇摇头:这帮变态的家伙搞什么,这根本就是花钱买罪受嘛。

这帮运动员为什么不远万里自己掏钱参加这个变态比赛,成为我这时候最想知道的问题。

戈壁赛事的发起者美国人Mary K Gadams告诉我,花上这笔钱参赛肯定物有所值,这并不仅仅是所谓的挑战自我,对那些遭受“中年危机”的人而言,这场比赛绝对是焕发生活激情的好选择,在她的客户中,多达三分之一的人在比赛后选择了转行。何况,本次比赛英国的20多名报名者的签证已被中国政府拒签,只因为这是新疆,那些生活安逸的老外一生中能有几次机会看到中国最壮美的新疆戈壁风景呢?

本次参赛的160多名选手来自26个国家,其中中国运动员不超过10人。这次比赛无疑成为他们检验自己实力的最好机会。

牛肉干

谁也没想到一小袋牛肉干会在营地引起这么大的风波。

第二天,当中国运动员韦超和陈盆滨跑回营地终点的时候,迎接他们的除了掌声还有营地美国医生那张冷冰冰的脸,按照赛事规定,医生有权利在每日赛事结束后对运动员的装备进行突击抽查。

两名中国运动员把自己所背负的七天装备倾囊而出,医生草草检查过后对其中的袋装牛肉干产生了极大兴趣,将包装袋翻来覆去一番审视后,医生用非常官方的语言略带傲慢和专横地告知两位运动员:“你们所携带的牛肉干外包装上没有标注卡路里的数字,由此我认为,它每天不能给你们身体提供足够的热量。”

正在两名运动员被美国医生一通充满专业术语的英文冲击得头晕之时,赛会根据医生意见作出决定:“由于携带食品出现问题,两名中国运动员的成绩分别扣时60分钟!”

这个荒谬的决定几乎让两名最有实力的中国运动员退出了冠军的争夺,也让他们之后的参赛心理遭受了极大打击。

比赛开始前运动员在乌鲁木齐集结之时,组委会已经对所有运动员的装备进行过详尽的检查并盖章确认,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中国运动员的牛肉干。且不能为运动员身体提供足够的热量这一说法并没有相关证明或者仪器检测,何况去年韦超参加戈壁赛事全程也吃同样的牛肉干……仅仅根据这名号称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的医生的一句话,赛会就对中国运动员做出扣时60分钟的决定,这无疑是草率且不负责任的的。

陈盆滨愤怒了,他当即告诉医生:“如果只吃你们老外的那些能量食品,我吃不饱,而牛肉干,更符合我们中国人的胃口。”说完,他在医生面前做了120个俯卧撑后扬长而去,医生目瞪口呆。

这符合陈盆滨的性格,2009年,这家伙在戈壁赛事中成为了一个传奇。时过一年,直到今天,赛事组委会那帮美国人对这个莽撞勇敢的中国人依然印象深刻。

陈盆滨自幼在浙江海边长大,打渔为生,自小天生神力,三四个人才能拉起的渔网他一人就能轻松搞定,24岁时,他第一次走出了自由成长的海岛,到了温州,第一次看见如此多的高楼大厦,随后在当地举办的俯卧撑大赛上以428个俯卧撑夺冠,一发不可收,在全国众多彰显猛男体力及耐力的变态比赛中(如扛着一箱矿泉水在操场上跑圈,陈盆滨从早跑到晚)屡屡夺冠,仅在2009年,陈盆滨就在各种户外耐力赛上拿了26个冠军,这绝对是天赋异禀,好体力不能蹉跎于岁月中。

于是,陈盆滨2009年赶到新疆,找到赛会老大,美国人mary,表达了强烈参赛愿望并请求减免3100美元的报名费,毕竟,这笔钱对于平时在浙江某公司做园丁的他来说绝对不菲。

但Mary拒绝了他。

对于一个执著的人,这种拒绝只会激起更强的反应。

陈盆滨当机立断,自己找裁缝作了一块似模似样的号码布,然后花钱雇了一个维族小伙子,让小伙子每天骑着摩托给他拉着一箱矿泉水在运动员补水点等候。

开赛后,陈盆滨在道外闷着头也跟着那些运动员一起冲出去,这样连续三天,每天他都是第一个撞线,并且,领先第二名非常大的距离。其超强实力让众多参赛运动员大跌眼镜,也让补水点的维族小伙子兴奋地嗷嗷直叫,被陈盆滨的奔跑实力秒杀成为粉丝后,小伙子甚至不收钱,心甘情愿地变成了陈盆滨的个人志愿者为其鞍前马后。

第四天开赛前,赛会招来警察,以扰乱赛场秩序的名义让陈盆滨离开……

而现在,陈盆滨又一次站在了起跑线后面,这次没有人再能让他离开,因为,他是一名热爱跑步的跑者,是一名正式参赛的中国运动员。

火焰山 尼克之死

第三天,开始进入真正意义上的戈壁。

脚下这片大荒原并非只有砂或砾石,有些地表上还覆盖着骆驼刺,就是那种灰色带刺的灌木,把它碾碎会发出一种苦辛的气味。

风吹过骆驼刺发出一种尖利的哨音,脚下砾石悠然自得地趴着一只黑色甲虫,此外再无生命迹象。在这,你很容易自己创生出一种波澜壮阔的精神。这些在荒原上漫步的人们会在自己身上发现一种原始的宁静,或许那正是宗教的宁静。

一天后的上午十点,我深深吸了口气,像吞下了一团火,鼻腔里面隐隐有一丝血腥的味道。我抬头看看天,白晃晃的蓝天上有一个烧成白炽的球,太阳从清晨起就毒辣辣蹲踞在高空之上,不远处倾斜的山地边缘升腾着灰蒙蒙的尘埃,那是运动员脚下踢起的灰土。

这是赛事的第四天,也是最热的一天,我们正在穿越全中国最热的地方——火焰山。作家张承志这样形容:“在吐鲁番盆地正北,有一道颜色鲜红、寸草不生、沟壑挣扭如火苗丝丝的浅山。哪怕只是看它一眼,也觉得眼瞳灼病,如烤如烫。长久以来——但是确切的年代不详——此山被用汉语唤作火焰山。”

吐鲁番是维吾尔人最古老的故乡之一,地名辗转变化,今称Turpan,是亚洲东部著名盆地,盆地正中艾丁湖水面海拔负154米,以盛产葡萄甜瓜为人称颂。
  
没有一丝阴凉处,我跟着前面的加拿大运动员走了快三个小时了,终点遥遥无期,身上几乎没有汗水,偶尔抬手抹额头,手指沙沙有声地擦下一层汗碱。火焰山鲜红,壁立路旁,不动声色,一道道颤抖般弯曲的深沟交相拧扭着向上挣扎,在利齿般参差的山顶一线攒成一个个凸起的赤红的尖。毫无人烟的路段经常要从山顶下到谷底,谷底道路狭窄弯曲,犹如迷宫,这段路给人一种错觉,仿佛把人引向无尽的空间,最后消失在乌有之乡。天气实在太热了。我发现理解吐鲁番盆地好像用不着读那么多书,只要在这片土地上曝烤几天就够了。

我这时看了一眼手表,上面的温度显示是:48摄氏度。同行者说他已经几乎出现了幻觉,总觉得前方十几米处有个卖冰棍的老太太正在不停的冲他招手……

开始起风了,一阵滚烫的风掠过我的喉咙后,我的嗓子瞬间哑掉,我意识到这就是当地特有的“焚风。”我每分钟都想喝水,想咚咚地把凉水灌满肚皮里面那些焦干的肠子。高温干热让所有的运动员在这时都达到了身体临近崩溃的状态,迷宫路段上,一个日本人,一个美国人分别躺倒在两个拐角处大口喘息着,我走过去问他们:“Are you OK?”他们张开干裂的嘴唇,喘息着回答,“OK,Thanks,Go!”

我没有选择,只能离开他们,继续走下去,按照赛会起初给予的赛情通报,我这时候应该已经到达了终点,但数据显然出了差错,事实无情,这时候我根本不知道终点还有多远,地表温度继续升高,我几乎快丧失了意志,一口口地,终于我的水只剩下了1/3瓶……

陈盆滨此时正在距离终点4公里处缓慢的移动,高温已经让他身体处在脱水边缘,他事后说当时头晕脑涨只想睡觉,终于,他倒下轻度昏迷过去。10分钟后,韦超和两名香港运动员经过,发现了倒在地上的陈盆滨,急忙晃醒他后,香港运动员把自己携带的运动功能饮料让陈盆滨喝下,恢复些许体力的陈盆滨摇晃起身,和他们一起向终点跑去。在终点处,韦超和陈盆滨不约而同的拉起了两名香港运动员的双手,四人一起冲过终点,同获本日赛段的第十名。

陈盆滨是幸运的,而美国人尼克,就没这样的好运气了。

这是新疆戈壁赛事第一次有人死亡。

尼克,美国人,31岁,在上海做游戏软件开发,为了看看传说中壮美的新疆打戈壁,半年前他决定报名戈壁长征,平时很少户外的他甚至还和上海地区报名参赛的队友一起训练了大约4个月时间。

在火焰山赛段,尼克走得很慢,下午两点左右,他走到距离终点3公里处的一个小山头。从山头翻下去,十分钟后,就能看见终点,再有20分钟,就能到达终点。但死神总是不期而至。

尼克在这个山头上因中暑倒下,毒日烘烤着戈壁,此时地表几乎已有60度的高温,昏迷中的尼克在炙热沙地上被烫得不停翻滚,直到后面的运动员发现了他。体重160斤且正在昏迷状态中的尼克在陡峭的山路上显然无法运送下山。运动员只好狂奔回终点通知医生,医生携带简单救护工具再艰难爬上山,这之间耗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简单救护后,医生也无法将尼克运送下山,又返回终点的村子叫村民拉来骆驼,就这样,尼克在毫无遮拦的火焰山上被活活煎烤了两个小时……

三天后的下午5点,尼克因身体深度烧伤引发脏器衰竭,死于乌鲁木齐某医院。

开赛前尼克曾在运动员大巴上给所有人分发女朋友制作的一批耳塞,说这样会让大家睡的好一些。比赛中当他看见脚扭伤的中国运动员王以彬行走艰难的时候,立刻从自己口袋里面掏出一包花生与王以彬分享。“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热情、笑容迷人的大男孩!”这是开赛后所有与他相识的运动员给出的一致评价。

赛后尼克的家属(其哥哥和女友)对组委会当天的组织和救援工作提出了种种质疑:不说实际行走距离比赛前宣称的路段距离至少多出了3-4公里,也不说事后救援的迟缓和通知家属的种种波折。最关键的是,在这么艰难的赛段,为什么救援机制是如此的原始,所有运动员没有配备任何例如救生火箭甚至gps芯片的救援装备,在没有任何信号的戈壁上,一旦发生意外,难道组委会也要大力提倡自我救援么?谁来救尼克?或者,谁来救我们?

所有运动员包括媒体在赛前都签署了生死状,也被要求个人必须购买保险,只是,真出了事情,组委会能做些什么?

尼克死后的第二天早晨,赛事组委会的负责人就乘坐飞机离开新疆回到了香港总部,只留下尼克的家属在乌鲁木齐两眼茫然地不知所措。

100公里

这是被称为魔鬼日的100公里赛段。

前六十公里是在中国最低的盆地艾丁湖盐碱大地上,将穿越一个盐矿区和1500多年前的唐代古墓群,后四十公里将穿越众多维族人村落,到达库姆塔格沙漠边缘。你有48小时的奔跑时间,你可以选择一天跑完它,也可以选择躲开炎热的下午,利用早晨和晚上来跑完。

由于海拔平缓,对于这些专业越野跑运动员而言,需要战胜的,只是炎热的天气。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开赛后,寻找路标成为他们在整个赛段最难以忍受也是最常做的一个环节。

“过葡萄园时把脚扭了,自己通过正骨的本事居然把脚腕掰正了。进入沙漠后,头灯亮度不足,根本看不见路标,只能在月光下像狗一样趴在沙丘上寻找前面选手遗留的脚印。沙漠里遇到一位外籍选手从最高的沙丘跌落浑身多处擦伤,到营地后不知是谁彻夜发出凄惨的哀嚎!”——王海松,前特种兵,他用了16个小时完成了这段魔鬼赛程,上面这段话出自他的口中。

由于赛程后半段要沿途经过数个维族村落,一些天真的孩子将沿途的粉色路标三角旗拔出当成玩具玩耍,这可苦了这一百多名号称世界上最优秀的越野跑选手们,尤其是黑夜来临时,在阡陌纵横的乡野田间找到路标几乎是等于在一个足球场上让他们去寻找一个萤火虫,都抓狂,哪怕是淳朴的维族老乡给他们捧上切好的甜瓜也毫无心思享用。许多人干脆幕天席地,等天明再走。

中国选手的主场优势开始显露,首先不存在迷路的危险,只要你显露出东张西望的姿态,百米之外就会有当地老乡几乎是跳着过来给你指路,语言相通,更不用说所有的维族老乡看见运动员肩上的中国国旗时都会聚拢过来手捧各式瓜果大喊加油,陈盆滨甚至从一个200人几乎是整个村子的维族老乡的加油圈子中像真正的大牌明星般艰难挤出。

所以,陈盆滨跑得很顺利,他在本日前80公里中一直处于第三,英国人丹博和红牛赞助的奥地利运动员分列前两名,在距离终点还有十多公里的地方,英国人在一片戈壁滩中迷路,一直在转大圈,随后,红牛也迷失在一片沙地中,当陈盆滨看见满脸着急再找路中体力几乎消耗殆尽的红牛时,他毫不犹豫的跑过去告诉正确路线……

夕阳开始把库姆塔格沙漠变成一片血红,营地的工作人员看见拎着鞋在沙堆上摇摇晃晃赤脚跑来的陈盆滨,他的身后是几乎是爬行到终点的红牛运动员,当红牛运动员爬过终点线后,除了哭着感谢上帝,第二件事就是找到陈盆滨拥抱感谢。

是的,你只要真正有实力,就会得到尊重。

本日赛段,陈盆滨获得第一,另一名中国运动员韦超获得第十。

当所有比赛终于结束的时候,很多运动员的家属在终点等候着,见面的一刻大都选择了抱头痛哭,我不觉得这是某种矫情,相反,我理解这个瞬间。如果换成我,在冲过终点的那一刻,我也希望见到我最亲近的人。陈盆滨,韦超,王以彬,这三名中国运动员在完成比赛后都不约而同的第一瞬间拿起电话打给家人。

这次戈壁长征赛事,中国运动员陈盆滨总成绩获得第三名,韦超获得第六名,王以彬获得第一百零七名。

戈壁长征的故事,其实还没有讲完。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给这次比赛做个总结:这是一次让自己成为户外英雄的好机会?一次自娱自乐的艰苦游戏?一次高端的新疆特种旅游团?但不管怎样,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他们都没有后悔。

12 thoughts on “围观“2010戈壁长征看片分享会”

  1. fivestone says:

    看描述的几个事例,觉得组委会都很二啊

    回复
    • 郭胖达 says:

      感觉是小范围的贰。
      记者肯定是挑矛盾冲突的地方写才精彩。
      路线勘测差个几公里蛮正常的其实,变态还是因为吐鲁番环境太可怕,然后事故导致致命后果。
      至少这个比赛关门时间很宽容,这一点比TNF100的贰我觉得要好接受些。

      回复
      • xmonkey says:

        收那么多钱的商业比赛,如果说关门就关门,以后就没人来玩了。
        毕竟这个比赛主要是靠报名费盈利的。
        TNF 100不一样,估计大头是昌平区政府和TNF出的。

        回复
  2. xixitalk says:

    不能使用GPS吗?

    回复
    • 郭胖达 says:

      不能用。据说是为了防止抄近道作弊。而且一路都有路旗,犯不着GPS

      回复
  3. xmonkey says:

    总结的不错啊,不过对我来说没啥新货。。。

    回复
    • 郭胖达 says:

      你能提供些新货不?尤其是装备和食品的轻量化?

      回复
      • xmonkey says:

        装备俺不懂。食品的话,俺就知道gel/bar还有能量冲剂。
        没户外过没徒步过,能提供的有价值信息不多:P

        回复
  4. azor says:

    负重不超过12kg,真是感动得内牛满面啊,轻装,轻装万岁,最好能再弄匹马~~

    回复
  5. sharpsky says:

    hey,你也去了啊。。。
    我坐在后排,估计你坐在前排。。。
    俺来北京了,有机会一起玩儿吧!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