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光绘,以及小小的恶趣味

要不是在东直门地铁站等人等得无聊,不会想到玩光绘。而且没带三脚架,只是把相机搁在我的小背包上,用手按住,勉强稳定一下——这事儿技术上也搞得很不靠谱。不过效果很欢乐,自娱的目的达到了,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哈哈。

先贴几张效果比较好玩的:

皇冠~

螺线,我画的~~

tra模绘制的热带草裙:其实我跟他说我要穿丁字裤的,这丫还是画了个三角裤 :(

伪流萤。我的电筒的闪光档,大约5赫兹。

折耳兔

鼻涕很长的杨老师

呵呵,估计看官们已经来了兴致。这是怎么拍出来的呢?其实很简单:

  1. 曝光时间够长,通常需要好几秒,甚至更长的时间,所以环境不能太亮,否则就全白了,另外建议开到最小的光圈;
  2. 找一个点状光源进行绘制,要求电光源的亮度高于环境亮度。我们这里用的是我的手机的电筒;
  3. 如果想拍出流萤状,需要有频闪能力的点光源。
  4. 绘画者如果不想让自己出现在画面里,那么身体任何部位都不要静止。

好,那么继续看一些case:

千手观音,背景里的灯基本上得到了正确的曝光,因为就是根据他们的亮度定的曝光量

大约是25Hz的闪光,简直像一堆爬虫,恐怖啊

没画完的心和画完了的猪腰子

两张抽象的。注意折角处的星芒,那个是因为我把光圈放在f16,小光圈就这样,呵呵。

3 thoughts on “光绘,以及小小的恶趣味

  1. spirit says:

    真可惜千手观音失败了。

    回复
  2. melody says:

    最后一张的星芒好赞~好像blingbling的爱之光啊~~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