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社会 - 2. page

身边,看得见的经济危机

经济危机再也不是政治教科书里抽象的“资本主义特色”。今天的中国,人人都在危机的寒风里瑟瑟发抖——slb裁员了,Intel的上海工厂关张了,广东的玩具厂倒了一大片了;环龙器材城的老板用夸张的语气告诉我大家都没钱买相机了,生意没法做了;正在找工作的朋友们头疼坏了;五道口的韩国人好多都回国了……好吧,你要说这些离你都太遥远了,下面我捡个离你近的说说。

这是我昨天午饭后观察到的:喝完一罐饮料之后,我把饮料瓶子随手扔进路口的一个大垃圾桶,发现里面赫然堆满了空瓶子。然后我又找到下一个垃圾桶,仍然全都是瓶子——半年之前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这样的瓶子会被拾荒者迅速捡走卖掉,我记得大概是¥0.1一个。

这个现象很令人震惊。这说明现在的废旧塑料已经无人收购,也就是回收成本已经高于塑料收购价。下图中我取了四种塑料(ABS、PP、GPPS、PVC)近半年的价格曲线,印证了我的猜测——很容易看出从去年九月开始的价格大跳水。报价来自中塑在线,一个塑料类电子商务网站。

这些废旧塑料瓶子回收之后干啥去了呢?不要想当然认为送回饮料生产厂家了。某种废旧塑料造粒机的广告这样说:

塑料名称 原材料 回收料的用途
PET (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 软饮料瓶,织物纤维,枕头填充物,睡袋填充物 软饮料瓶,清洁剂瓶,地毯纤维,滑雪衣
HDPE (高密度聚乙烯) 购物袋,牛奶瓶,洗发水瓶 清洁剂瓶,垃圾箱,水管
PVC (聚氯乙烯) 果汁瓶,铅管,橡胶软管,鞋底 清洁剂瓶,窗框,人造革
LDPE (低密度聚乙烯) 垃圾袋,垃圾箱,桶 农业用薄膜,包装薄膜,购物袋
PP (聚丙烯) 冰淇淋杯,吸管,薯片包装袋 电池盒,保险丝盒,汽车零件
PS (聚苯乙烯) 酸乳酪杯,塑料餐具,塑胶水晶 衣架, 录像带盒,办公文具
ABS (丙烯腈-苯乙烯-丁二烯共聚物) 电视机、电脑、洗衣机等外壳 电线盒、录音机、打火机

无人回收这些原料,足以说明该种原料对应的产业是多么的开工不足。

一个直接的糟糕后果:回收塑料瓶是很多穷人的谋生方式(可参见“前门部落民日记”)。相信半年以前很多人都见过四处寻找塑料瓶的低收入人士。但是最近几个月,这样的情景似乎我一直没见到过——此前我还以为是北方冬天太冷,没往经济危机上联系——这个冬天,他们肯定过得特别痛苦。。。

//sigh~~

相关链接:

刚烈!CCAV放火自宫庆元宵

昨天早晨看到小区门口的告示:“2月9日元宵节24:00起,全市五环内禁放烟花爆竹”。当时心里还犯嘀咕——北京天干物燥了三个月了,乱放鞭炮咋就不着火?好吧,离禁放结束还有3小时,居民们正在享受今年最后的疯狂、CCAV还在直播晚会的时候,大裤衩旁边的小JJ着火了~~为啥最近一年自己对灾害的预感总能兑现?我害怕了。。。

如图,着火的部分就是大裤衩前面奇形怪状的小JJ。好像是CCAV附属的特大号五星级酒店和媒体中心啥的,叫啥TVCC的。话说CCAV确实勇啊。为了庆祝元宵,与朝阳区人民同乐,不惜愤而自宫。而且是一把大火这么刚烈。。。啧啧。大概是觉得自己造型太美观了吧。

另据最新消息,央视新址火灾系业主单位(CCTV)非法燃放烟花所致。据说是央视内部的元宵晚会之后,央视的人自己放的大烟花弹,花了上百万呢(自宫还真贵,没办法谁叫人家JJ大)。而警方迅速取证的原因,竟然是央视在现场录制烟花的四台高清摄像机记录的全过程——果然是自宫啊~~~~佩服佩服~~不知选在这个时机自宫,是否也想赶一赶互联网界清除精神污染的自宫潮?

不过风水先生也发话了,裤衩结构似有不妥。所以也许有此惊天一“破”,倒是自救之举——不破不立嘛。如果不阉割一下,以后捏着鼻子装太监说“真话”很容易露馅儿的呀。

此事件,爱枣报做了很好的summary,我偷懒,就全文转载了。Web 2.0媒体(blog、google doc、youku、手机微blog,能上的全都上了)对事件的反应速度和深度,门户网站先炒作后被宣传部门和谐的过程,传统媒体的普遍性失语,在此次事件中相当的有趣。也许这才是最可玩味之处。

      引用自:天干物燥,小心放炮 [爱枣报:432期],2009-02-10 7:00

过节看烟花了吗?没看的话快来看“豪放派智窗疗法”吧。经确认,燃烧地点为CCTV楼旁的TVCC(央视电视文化中心有限公司)还好,不是裤裆走火……本还以为央视够大方,把新楼点了庆元霄节呢。

网民的能量是永远不能小看的!最快最全图片滚动报道 附近居民的记录 博友原创系列相片 天涯BLOG的文字直播潘石屹在现场 网媒反应速度统计

不过在天涯上流传着这样的一个贴子,难道本次火灾事件和资本主义国家亡我之心不死有关?!注意,本贴严禁拜大神等低俗封建迷信活动。

韩寒老师也在第一时间对本次火灾做出了批示:至于央视,真是没有想到,一个永远在讲真话的媒体,居然会遭受这个创伤,上天无眼。 (原文已被和谐,而且是修改后亦被和谐……)

PS:顺手一搜还搜出这么个文档:TVCC消防给水系统设计特点介绍,文中也这样写到:遵循现行规范所产生的安全度并不能与建筑的特点和火灾危险性相适应……

本次火灾的视频:点击这里 (WP的视频功能有点累了……可能想罢工,只好委屈大家点一下了)

PS:内部消息——大火是由于晚上央视内部的元宵节晚会后放焰火造成的。(仅供造谣用)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2点,我还在通过各个渠道找寻最新进展,感谢广大网民朋友,本次大火事件可以从某个角度上载入中国互联网事件的史册了)

立此存照

嗯,今天发出去的blog文被当局和谐。反正是死活发不出来了,也罢,不为难煎锅了。尸身在此,立此存照。(那些视频迟早被和谐,好奇的话直接联系我)。折腾复折腾后最大的感触是:某些势力最害怕的,竟然是“真相”二字。

本以为要去朝鲜看最后的奇葩,看来何必花那冤枉钱?不出家门,身边的故事就够波澜壮阔了。

最近明显可以感觉到舆论口袋快速收紧的迹象。打着所谓“反低俗”的旗号,结果看到的是诸如1月9日牛博网被彻底和谐这样的事件,还有今天的视频在各处被飞快的删了个一干二净。好吧,经济危机加大了社会动荡的几率,所以某党党魁说了,要“不折腾”,要“和谐”。从今天的某些人的行事逻辑来推理,原来所谓和谐就是死命压住高压锅盖子,只要今天不爆发,那就是一团“和”气你好我好。不过须知蒸汽这玩意儿,压是压不住的,而且压得越久,势能攒得越高,爆发的时候就越剧烈。

嗯,希望2009年不会天下大乱。这句话,我也立此存照扔在这里。

精神病

早上开机时无意瞄了一眼Outlook里面的词库报告,发现最近的“搜索热词”里有一堆和“莱芜精神病医院”有关的。于是来了兴趣。然后一搜索,故事相当触目惊心:不黄却很暴力的视频片段上,山东省莱芜市精神病医院的医生护士们在监控镜头下对一个老年精神分裂患者上演全武行,拳打脚踢加拖布……12月5日,发病;12月7日,送进医院;12月15号,死亡……事情显然已经闹到足够大,大到能够从搜索日志和输入法日志中脱颖而出。但是好像大多数发生在我国的人间奇迹一样,这种被暴露到聚光灯下的个案显然只是冰山一角。

数个月来,精神病这个词频频出现。从杨佳的母亲被警察绑架送进精神病院软禁从而阻止其出庭作证,到上访者被地方政府关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强行“鉴定”,在签下“我有精神病,不能再继续上访”保证书后才得以回家。还有所谓上网成瘾被列入精神病范畴,以及打人的东北小流氓去精神病院开精神鉴定证明以此逃避牢狱之灾的——方方面面都能各取所需:鹰犬们用它隐瞒真相掩盖证据,暴政者用它清除异己打击报复,炮制“真相”的新闻检察官们终于可将越来越无法控制的“网络暴民”们定义为有病,而衙内们更可靠它在法律有意的模棱两可之间游刃有余……“杨佳的母亲王静梅可能不是精神病,公权力却好心地认定她是精神病;杨佳可能是精神病,公权力却草率地认定他不是精神病。”盛开我国大地上的奇葩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壮观了。

一个关键词是“精神病院”——全称似乎应该是“精神病医院”,一个卫生机构。早期精神病患者被视作魔鬼附身,于是就像麻风病人一样被隔离着以免危害社会;后来才有了医疗康复治疗的能力和手段。但在某些奇葩盛开的国度的某些时段,貌似有更多更强的用途:譬如大清洗时期的苏联,“持不同政见者等于精神病患者”,于是一些人被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说白了不过是把集中营/死亡营/灭绝营换块不那么显眼的牌子罢了。所有专制统治下的故事都是一脉相承的,历史总是不断的重复着。

法律在精神病患者有没有行为能力(能否作证)、需不需要负法律责任、是否需要强制进医院隔离上的规定模模糊糊,留下了不少可供操作的空间。于是我国冰雪聪明的公仆们继已废止的“收容制度”之后,很高兴的找到了新“武器”。他们可以随意把正常公民绑架进精神病院进行“治疗”——精神病院作为暴力机器,这甚至比收容制度更好用:1、可以用“精神病签定书”来证明对政府的指控无效;2、精神病院可以得到一笔固定的收入,乐于配合;3、精神病院不易逃逸,成为变相的监狱。话说收容制度的废止是孙志刚们的血加上一帮记者们的人身自由换来的。不知道扳倒精神病院的黑幕,还要付出多少代价?

精神病院内部是什么样子?除了莱芜精神病院颇为火爆的虐待病人的照片,这里有一份如果入住精神病院必须和院方签署的免责声明可以看看(见下)。一个正常人进去,强迫服用对神经有巨大危害的精神类药物,被医护人员虐待,还有被其他狂躁型病人伤害的风险(反正就算被打死也没有任何人负责),可以说不死也要脱层皮的。对于不幸被关进去正常人来说,我能想象这是整个世界最绝望黑暗的地方。

全文引用自:如果你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如果你被“送治人”送进了精神病院,你承认你是精神病患者那以后的一切都理所当然;如果你不承认你是精神病患者那是因为作为精神病患者的你无“自知力”。并且,“送治人”可能是你的监护人,也可能是跟你有利益相关的人,诸如跟你争夺家产的配偶、看你不惯的领导、生意上的竞争对手、不愿意你上访的截访人員,甚至是不愿意听到你的言论的“政府”,只要他们愿意承担费用,他们就有可能把你送进精神病院。即使你的监护人认为你没有精神病,想把你弄出去,那也要“经主管医师同意”。我们有大量的实例来证明上述的说法。

精神病院接受病人,都要求送治人签署以下文字,企图豁免医院的责任:

由于精神科治疗的特殊性,患者在住院期间可能发生下述情况:

(一)由于精神科的特点,患者入院初期或病情需要入住监护病房或进行保护性约束或需家属陪护。
(二)住院期间,患者自受精神病病态的支配下,可能发生难以预防和防范的自伤、自杀、伤人和逃跑等行为,并可能出现难以预料的摔伤等意外。
(三)住院期间患者可能会受到其他住院精神病人在病态支配下攻击而致伤害
(四)由于病情需要给予患者保护性约束时,在约束过程中患者的身体某部位可能会发生损伤或其他意外情况。
(五)由于患者无自知力,不安心住院,住院期间可能擅离医院和在出走过程中可能会发生危及自身或他人的安全问题。如患者返回家中或家属知其下落,家属应有责任通知医院并协助送会或按惯例办理出院手续。
(六)由于某些检查和治疗要离开病区到有关部门进行,在此期间患者在病态支配下可能会发生上述的意外事件或其他问题。
(七)精神科药物本身的药物副作用可能会出现下列情况:药物过敏;抑制骨髓出现粒细胞减少或缺乏;咽反射减弱导致进食呛咳甚至呼吸窒息死亡;体位性低血压导致晕厥、跌倒;癫痫样发作;恶性症状群;迟发性运动障碍;锥体外系副反应及其他无法估计的问题。
(八)因控制病情急需作MECT(无抽搐电休克治疗)或头颅CT增强检查及脑脊液等检查而未能及时通知监护人时,经治疗医师请示上级医师同意后有权作出决定。
(九)患者在病情稳定时,若监护人提出请假外出,经主管医师同意,办理有关手续后,方可外出。在请假外出期间患者的病情变化应及时向经治医师或有关医生反映,并按时带患者回院。患者在外出期间的一切安全和其他问题由其监护人负责。

医院还声明:

如因上述原因而发生任何意外和事故,院方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想起了吕楠的三部曲的第一部《被遗忘的人 – 中国精神病人生存现状》,也是拍摄精神病院。但是吕楠更关注的是精神病人们的精神状态,希望表达精神病患者作为人的尊严。如果吕楠看到精神病院里是一群被政府软禁的正常人……好吧。

2009年的第一篇blog的话题是人的精神问题,嗯,又是一个疯狂的年度。也许比2008更疯狂。话说这个国家整个就是一个大疯人院。在一个有病的国家里,你、我……我们迟早都会得精神病。所以这么这么多种精神病,自己认领一个养成好了。

GFW升级了?

两篇合一,因为貌似有联系。

【2008-10-07 10:26】GFW升级了?

今天友人让我帮忙下载百度知道的某文档,经过询问,发现居然北京和上海被和谐的内容是不同的。北京地区最近三四个月内一直可以访问的google快照,上海地区居然一直不能访问。GFW开始按地区和谐,真是巨大的技术进步啊。

对于GFW的工作状态,不妨做做测试吧。以下几条,我这里(北京海淀)目前(2008.10.07 10:49)都能访问。

【2008-10-05 19:38】wikipedia也要被招安了么?

刚刚看到这篇消息这张图片,非常非常有杀伤力的场面。

大家可以测试一下自己连接wikipeida中文版英文版的情况。现在是残奥会结束+18天了,我这里(北京市,有线宽带)连接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