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艺术 - 2. page

太监田义@模式口大街

今天出去骑车,再次路过模式口大街。偶遇“田义墓 / 中国宦官文化陈列馆”,进去逛了一圈儿,开眼了。

这是个很不错的专题小博物馆。进门之后,右手是中国宦官文化陈列馆:有知名宦官们的简历、宦官制度的来龙去脉,还有一些实物陈列。有细节,比如打着东厂logo的碗、阉割过程的详细文字叙述、蜡像demo、阉割刀实物什么的。呃,很残忍。某房间里摆着一具模式口地区出土的清代干尸,一滴汗。大概是把模式口这小片的文物都搬来了?往前走,进入田义墓墓园,里面有华表,栩栩如生的石雕武士俑、石雕门楣、碑帖……刀工细腻华丽,比如碑亭顶上的蟠龙藻井、石狮子的毛等,非常非常细致,极完好。有某人的图片(之一之二)为证,如此精美细致的明代石雕,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保存状况比明孝陵好多了。墓园最里面还有两个墓穴,可以钻到地宫里看,里面棺木随葬当然是没了。不过阴森森,挺凉快的就是。总的来说¥8的门票还是很值的。

当时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墓园能保存得这么好,而且形制方面好像有点越级?(比如好多龙纹、墙裙的花纹和明孝陵一样)查了一下,果然是rpwt。墓主人田义的人品确实很不错,被正史赞过:

引用:互动百科辞条:田义 [1]

……万历三十年(1602年),皇帝突然病倒,急召大臣到仁德门听遗诏。一会儿又单独召见内阁首辅沈一贯,让他在朝房拟好遗诏,废除矿税。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天还没亮,万历帝突然病好了,后悔要废除矿税,便接二连三地派内使去追回成命。沈一贯认为废除矿税是皇帝遗诏,岂能随便收回。最后因万历催逼过急,沈一贯迫不得已,交出了遗诏。就在万历派人追回成命时,田义正在皇上面前据理力争。神宗愤怒极了,抽出宝刀要砍杀他。田义深知矿税的危害,见皇上抽出宝刀,把生死置之于度外,毫不畏惧地说:“皇上金口玉言,何必出尔反尔!”在田义据理争论时,中使拿着遗诏回来复命。田义愤愤然走出,正好撞上沈一贯。田义气愤地唾骂沈一贯,说他胆小如鼠,不能坚持把弊政废除。由于遗诏被万历皇帝收回,矿税让当时人民又多吃了18年的苦,直到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这一弊政才废除……

蔡东藩先生在《明史通俗演义》中就矿税一事称赞田义:“不期太监中,亦有此人,其名曰义,可谓不愧。”刘若愚在《酌中志》中称赞他“贞介忠诚,有大臣度……性俭朴寡言,休休有量,人不敢干以私”。

所以万历皇帝厚待田义,不仅“短短的七年中四次高升”,而且被赐“蟒衣玉带”,赏“岁加禄米”,“钦赐坐蟒,许禁地乘马”,“钦赐内府坐橙杌”,奉旨“团营大阅”和“法司录囚”。当时田义最高的官职是司礼监掌印,为正四品官,按制他的俸禄本该是一年288石,而由于皇帝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赏赐,到最后“禄米岁增至六百余石”,相当于从二品官的年薪 [2]。他死后万历帝给予他隆重的待遇,赐祭三坛,赏“东园秘器”,令工匠挖地宫埋葬,树享堂碑亭,永久祭祀(这个据说是一品大员的形制)。祠额题为“显德”,更证明其德性高洁 [1]。

到了清代,有十几位太监追随他的气节品行而葬于其墓侧 [3]。康熙年间,太监慈有方捐出私产在田义墓边上建慈祥庵:一来保护田义墓存久远,二来相当于修了一个年老太监的养老院。这位田义的仰慕者后来就葬在田义墓穴的边上 [4]。1949年之后,慈祥庵的前院儿成了幼儿园,后院给封起来了,这些精美的艺术品就这么躲过了历次政治运动,直到1998年重新被文物局接管并开放 [5]。

按一般印象,提起明代的太监(历代的太监),印象似乎总是和弄权、结党、酷刑、心理变态之类联系在一起。魏忠贤、刘瑾、东厂西厂锦衣卫……坏事总是传千里的,完全把田义这样少见的的亮点给压了下去。其实review一下,太监里面的牛人也够多:司马迁、蔡伦、郑和……其共性是距离权力中心近,有机会掌握资源,作大善,或者大恶。但这些人毕竟是少数,看到今天的展览介绍,绝大部分普通太监的人生凄惨:一生当牛作马,稍有不慎就惹来杀身之祸;失掉服役能力后,就被驱逐出宫。所以不少太监晚年以寺庙栖身。据调查,在北京城郊,共有明清时期的太监寺庙20多座 [6],大多分布在西山一线。陵墓就更多了,不仅城外有很多,比如香山碧云寺曾经是魏忠贤的墓,玉泉山附近的“圆明园太监墓”;而且城内也相当多,魏公村、阜成门外什么的。不过绝大部分都在清朝被荡平了。像田义墓/慈祥庵这样的,少之又少。

转回来看模式口大街的地图,这里是京西古道的起点,至今还有很多老房子。除了慈祥庵以外,还有两座寺庙:法海庙、敕赐承恩寺。三座寺庙摆成一个品字形。稍研究了一下,很神奇,这两座寺庙和太监也极有渊源!

最高的一座叫“法海寺”,在半山腰。其卖点据说是壁画。看慈祥庵的时候被提了一句,于是今天下午找上门去,在门口看了一眼。门票太贵没舍得买(看壁画的票要¥120)。回来一查我就疯掉了:此庙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壁画在中国美术史的地位之高,天哪!我摘录一段:

引用:互动百科辞条:法海寺明代壁画 [7]

……壁画出自明代宫廷画师之手,绘制十分考究。法海寺《帝释梵天图》(北墙西侧)重大特点是继承了唐宋时期纯粹佛教内容的风格。元代之后的多数壁画在内容上都是佛道掺杂,而法海寺竟然跃出当时的主流,继承了唐宋时期的风格……

……法海寺明代壁画与山西永乐宫元代壁画相比较,法海寺壁画在规模、力度、气势上不如永乐官壁画,而在人物刻画、图案精微多变,多种用金方法等画工技巧方面,法海寺壁画比永乐宫确实成就较高,在壁画制作工艺上也有新的发展。敦煌壁画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古典文化艺术宝库,但是,敦煌壁画自6世纪发展至清代,连绵不绝,却唯独缺少有明一代的壁画,北京法海寺壁画能够以其精湛的绘画艺术、高超的制作工艺和鲜明的时代特色补充这一缺憾,弥足珍贵。法海寺壁画可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壁画相媲美,在世界同期壁画中占有突出地位。

这些是壁画照片——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之七之八之九——太漂亮了吧!

这座寺院的来历是明英宗的宦官李童被托梦,前后还挺折腾。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这篇文档

最后,来看看最最诡异的“敕赐承恩寺”。这个寺庙在北京九中对面,目前尚未开放。从外面看,里面很漂亮,古树成荫,建筑颜色很出挑,看得出来形制方面明显比慈祥庵牛x很多。而且挂着“敕赐”开头的招牌,很是吸引人。可惜绕着走了半圈,全上了锁。只好撤退。查了一下资料,好吧,我再次严重的倒了:

引用:百度百科:承恩寺

……寺庙为四进院落,依次为山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及法堂。它和明清两代的皇室都关系密切,清朝的礼亲王前来西山扫墓祭祖都要在承恩寺歇息拜佛……

……天王殿内现存六铺壁画,采用工笔重彩,画工精湛,染料为矿物质染料,衣袖、环佩多为沥粉贴金。乃宫廷画师所作。壁画高2.2米、长18.8米,壁画总面积41.36平方米。东墙绘黄龙、绿龙各一条,西墙绘青龙、白龙各一条。北墙东西两侧绘“放生图”、“放飞图” 各一铺,西边的是放鱼、虾、蟹回归河流,东边的是放鸟回归天空。画上人物共十六人,尺寸比真人略小,两边的人物主角是皇帝和皇后……

引用:舒乙,发现北京 [8]

……庙外边居然有一层厚厚高高的虎皮墙,长方形,将寺庙整体筑成一个”回”字型的大框架,寺庙在里,自身有一圈庙墙,虎皮墙在外,又是一圈,两圈之间有夹道。这很少见……虎皮墙的四角,各有一座碉楼……碉楼四壁的墙都很完整,相当牢固。墙上筑有石窗,是由整块的石材凿成篦状的,起着射箭的箭眼作用。挺奇怪的是,四个碉楼据传说均有地道彼此相通,实际构成一套严谨的军事设施,将寺庙团团围住,教它固若金汤……

……壁画的风格和法海寺的明代壁画的风格几乎完全一致,虽然比法海寺晚70年,但一看就是明代中期的作品,距今已有490多年了。画的手法虽然和法海寺壁画同出一辙,但没有法海寺壁画那么细腻和奢华,略加挥洒反而增加了它的灵动、飘逸和鲜活……

引用:神秘古刹承恩寺,可能是明代特务机构

……历史上承恩寺有“不受香火、不做道场、不开庙”的说法,因此庙门常年紧闭。有人推断,此处可能是明代的特务机构,是东厂西厂的外围重要据点,兼有皇家情报机构的功能。所以除了明代大学士李东阳的《承恩寺记略》外,留下的文献资料几乎为零……

没错,承恩寺也已经升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了。

我们去的田义墓居然是等级最低的“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此三朵奇葩,再加上正中心的“中国第四纪冰川遗迹陈列馆”(此为中国北方地区发现的首个第四纪冰川擦痕遗迹),天啊~~~藏在破破烂烂、貌不惊人、被首钢的高炉烟囱半包围的模式口大街~~~天哪!!!天哪!!!

想阅读更多模式口大街的照片和描述,可以看看这篇“对模式口大街的调研”,貌似作者是搞规划调查的。想在线逛模式口大街,请访问以下三维实景图:敕赐承恩寺大门附近田义墓门口。页面载入后稍等,正中的广告结束后会出来一个街景图,点一下,用键盘方向键就可以操作了。

参考资料:

  1. 互动百科辞条,田义
  2. 苗天娥,石景山田义墓主人生平事迹考
  3. wikipedia,田义墓
  4. 石景山信息港,护墓有功的慈有方
  5. 幽谷居士,宦官文化陈列馆漫步。对陈列馆馆藏展品的详细描述。
  6. 百度百科,太监
  7. 互动百科辞条,法海寺明代壁画
  8. 舒乙,发现北京